海口助孕机构_海口助孕机构哪家好

文 | AI财经社 陈畅 编辑 | 孙月 六一儿童节前一天,一则放开三胎的消息来了,港股辅助生殖概念股随即拉升,其中一家叫做锦欣生殖(01951.HK)的公司一度涨超22%。 锦欣生殖上一次成为...

文 | AI财经社 陈畅

编辑 | 孙月

六一儿童节前一天,一则放开三胎的消息来了,港股辅助生殖概念股随即拉升,其中一家叫做锦欣生殖(01951.HK)的公司一度涨超22%。

锦欣生殖上一次成为焦点,还是因为郑爽代孕事件。而三孩政策的风口叠加生殖焦虑,“辅助生殖第一股”还会再次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吗?

锦欣生殖的海外代孕生意

公开资料显示,锦欣生殖背后有红杉中国、药明康德、高瓴等明星投资机构加持,2019年6月在港交所挂牌,成为非公“辅助生殖第一股”,公司涉及医疗、生殖及康养业务。

据锦欣生殖官网介绍,锦欣生殖已发展成为中美领先的辅助生殖服务机构,集团旗下包括成都西囡、深圳中山、武汉锦欣、美国HRCFertility及锦瑞医疗中心(美国HRC东南亚中心)五大辅助生殖技术中心。

招股书显示,锦欣生殖业务主要包括三块,即辅助生殖服务、管理服务以及辅助医疗服务。辅助生殖服务,包括人工受精(AI)以及IVF(体外受精),其中又以IVF(体外受精)服务为主。

辅助生殖服务是公司营收主力军,2016年3.46亿元、2017年6.63亿元、2018年9.22亿元总营收中,辅助生殖服务达到3.22亿元、5.29亿元、8.01亿元,占比分别达到93%、79%、87%。

公司业务转折点发生在2019年上市之后,锦欣生殖的辅助生殖服务营收增速从2018年的51.62%降到2019年的16.3%。

而同一年,公司管理服务营收一项,则由0.9亿元激增至6.48亿元,营收增速为622.95%,主要是锦欣国际收购美国HRCManagement带来管理服务费的增加,后者贡献了5.44亿元,占比83.95%。

上市之前的2018年12月,锦欣生殖收购了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HRCManagement,收购后按营业收入的90%向后者收取管理费。

这家名为HRCManagement的公司,曾被指涉及代孕业务。据锦欣生殖客服人员给AI财经社推荐的国际业务负责人介绍,HRC是美国一家辅助生殖医院,共有九家诊所,2018年被锦欣收购后一起上市,随后,锦欣生殖又合并了一家名叫梦美生命的公司。

梦美咨询中心的官方公众号上是这样介绍的:目前,梦美是一家跨境辅助生殖医疗服务商,它与美国HRC试管医疗集团绑定,帮助国内有需求的客户赴美就医,业务包括建立档案、办理签证、预约美国专家视频会诊、安排赴美就医等多个服务环节。

梦美由此可以理解为锦欣生殖的国际业务。上述国际业务负责人向AI财经社表示,美国代孕是合法的,但是需要找三方的机构,也即,想寻找代孕服务,客户可以找到锦欣生殖,锦欣生殖把业务介绍给梦美,“梦美充当第三方的角色,我们是他们的子公司”。

该负责人称,如果想代孕,可以先做个身体检查,并向发来一份需要检查的内容,“检查报告出来之后,我帮您评估一下,给您约一个美国医生可以为您做一个免费的视频会诊。”

从2020年财报可以看出,国际业务对锦欣生殖影响很大。2020年,公司收益约14.26亿元人民币,同比减少13.5%。

锦欣生殖解释,利润下滑主要原因为美国HRC全年利润大幅下滑导致,美国业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及美国实施旅游限制影响。公司在美国的业务由2019年的约5.44亿元,减少37.1%至2020年的3.42亿元。

当AI财经社进一步询问,赴美辅助生殖的具体业务是否以代孕为主时,对方回答称,“找我们的客人大多数是前期做试管儿,后期做第三方找代母。原因有的是为身材考虑,有些人则确实生育有问题。”

至于费用,如果是自精自卵,试管费用是3.4万美金,后期代孕费用大概是12到14万美金,折合人民币大概120万左右。

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资本宠儿

媒体曾报道称,赴美寻求代孕服务的中国夫妇不断增加,已经形成一项利润丰厚的产业。一位从事中美跨国法律业务的律师曾向媒体表示,这些代孕群体包括同性恋者,其次是富豪,而后是工薪阶层等。

权知律师事务所的王律师向AI财经社表示,在中国,民法典暂无关于代孕的相关规定,但可以明确的是,代孕行为违背了民法典的公序良俗原则,也就是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原则。

目前,我国只有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和《人类辅助生育技术规范》等部门规章对代孕进行了简单的禁止,其中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》第三条规定,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。

《人口与计划生育法》(2015年修正)针对草案的修改中删除了“禁止代孕”的条款,被视为从法律层面否认了对代孕完全“一刀切”的做法。

尽管锦欣生殖通过国际业务涉及代孕业务,但其是否违法却无法界定。另一位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向AI财经社表示,上市公司如果直接从事代孕中介业务,按照《刑法》第225条规定,违反法律规定,从事非法经营活动,扰乱市场秩序,情节严重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。

“而锦欣生物通过控股相关公司进行海外代孕业务,这种情况下,实际证明涉嫌非法经营比较有难度,其意图是为了规避相关法律风险。”上述律师表示。

锦欣生殖本身也没有回避代孕业务。在分析市场前景时,锦欣生殖表示,由于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寻求代孕、卵子和精子冷冻保存等更广泛的服务选择,大量中国人到海外寻求辅助生殖服务。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因服务成本相对较低而变得受欢迎。

公司还发布公告称,“凭借先发优势及技术优势,老挝新医学中心有望快速替代运营不规范的东南亚地下市场,合法合规承接国内外IVF、代孕及冻卵等需求。”

在一份锦欣生殖会议纪要中,谈到东南亚业务扩张一部分这样写道,老挝未禁止代孕、性别选择,中国医生可以执业,目标中国病人,在昆明班车接送。

锦欣生殖与“生殖焦虑”密切相关,现代年轻人压力过大,饮食不规律等原因,全球辅助生殖服务行业发展迅猛。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,全球辅助生殖市场规模由2013年的187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265亿美元,复合年增长率达6.0%。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测算,2020-2025年间全球的辅助生殖市场的规模将以5%左右增速保持增长,预计到2025年,市场规模可达355亿美元,未来增长空间巨大。

也许是看中了辅助生殖的前景,以及锦欣生殖代孕的海外合法性,爱投医疗的高瓴资本数度投资锦欣生殖,不光是上市前给了一笔钱,上市后的2020年11月16日,根据联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,高瓴资本通过GaolingFund,L.P及HillhouseCapitalAdvisors,Ltd.分别增持锦欣生殖8444.63万股及1.06亿股,分别涉资约8.87亿港元及11.08亿港元,合计涉资近20亿港元。

截至发稿,锦欣生殖报21.70港元/股,而高瓴2020年的买入价格为10.5港元/股。

本文由《财经天下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
本文链接:http://1bdt.com/zhuyundongtai/302.html

为您推荐